<listing id="rrtvr"><pre id="rrtvr"><big id="rrtvr"></big></pre></listing>

<pre id="rrtvr"><ruby id="rrtvr"></ruby></pre>

<track id="rrtvr"></track>

    <p id="rrtvr"><strike id="rrtvr"><b id="rrtvr"></b></strike></p>

    <track id="rrtvr"></track>
    <pre id="rrtvr"><track id="rrtvr"></track></pre>
    <track id="rrtvr"><strike id="rrtvr"><rp id="rrtvr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云計算第一股,兩年虧了10億

    優刻得換打法,利潤比規模更重要。

    獨立云廠商優刻得,陷入虧損泥淖。

    2021年,該公司實現營收29億元,凈虧損6.38億元,上年虧損3.43億元,兩年虧了近10億。自2019年開始,優刻得連續第三年增收不增利。

    今年一季度,優刻得虧損繼續擴大,營收也同比下降26%至5.3億元。

    截至5月6日收盤,優刻得的股價下探至13.18元/股,跌破發行價,總市值停留在59億元,相較巔峰時期,近九成市值灰飛煙滅。

    “云計算第一股”,怎么走到這一步?

    業績失血

    以虧損換規模,視開拓業務為優先事項,是優刻得過去幾年的打法。

    好處是,它帶來收入快速增長,客戶數量拉升。

    招股書顯示,從2016年到2018年,該公司規模以上消費ID數量,從3061個增加到3390個,中小型消費ID數量從9117個增加到9540個。營收連續增長,從2016年的5.2億元,到2021年的29億元,翻了幾番。

    代價是,2019年凈利潤猛然下滑73%,而后兩年,累虧近10億元。

    公有云,是營收的大頭,2021年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超過75%。優刻得屬于中立第三方云廠商,不做下游客戶的業務,不與客戶競爭,使其能提供較高的數據私密性保障,在巨頭林立的公有云市場,殺出一條血路。

    然而,國內公有云領域競爭趨于白熱化,阿里云、騰訊云等廠商牢牢把守靠前位置,具備更強的規模效應。中小廠商搶市場,只能從低價入手。

    過去幾年,優刻得持續下調公有云產品單價,毛利率連年下滑,2018年還有40%,2020年僅8.39%,到了2021年只有3.26%。

    分產品來看,私有云及其他業務,毛利率最高,達到18.65%;公有云是負毛利,為-0.13%,做的是虧本生意。

    價格戰管用嗎?

    目前來看得打個問號。

    根據研究機構IDC對公有云IaaS市場規模有統計,優刻得的市場份額不斷下降,從2015年的4.9%,降至2018年的3.4%。

    最新的國內公有云(IaaS/PaaS/SaaS)市場排名中,前五位分別為阿里云、騰訊云、華為云、天翼云、亞馬遜云科技,合計占去近八成份額,百度智能云、金山云、京東云等廠商位列第二梯隊,優刻得則被歸類為“其他”。

    股東也不看好,用腳投票。今年2月,優刻得發布公告,第二、第三大股東重元優云、君聯博珩,擬合計減持不超過8%的股份。

    挖掘客戶

    優刻得的客戶,主要是互聯網企業,常年貢獻收入的七成以上。

    受疫情、政策調控的影響,中小互聯網企業受到沖擊。優刻得在財報中提到,報告期內,教育、游戲、直播等行業的環境發生變化,2021年初為其準備的資源未充分利用,影響了業績。

    此外,互聯網行業頭部客戶,對穩定性要求高,優刻得缺少同等規??善ヅ涞钠渌蛻魜硖嵘Y源復用率,盈利水平低。

    公有云側難以突破,是否能從私有云切入?

    近兩年,國資云推廣加速,國有企業的數據安全及數字化轉型,成為趨勢。作為國內為數不多的純內資云,優刻得有一定優勢。

    2020年9月,《關于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工作的通知》發布,明確了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基礎、方向、重點和舉措。這一年,優刻得重點開拓政企和傳統企業客戶,私有云收入同比猛增了375%。

    私有云以直銷、項目制為主,定制化程度高,耗費的人力多,市場體量也比不上公有云。受項目周期影響,2021年,優刻得驗收的私有云項目有所減少,收入也同比少了9000多萬元。

    押注未來

    2022年,“東數西算”工程啟動,8個算力樞紐、10個數據中心集群規劃設立。大小廠商紛紛上陣想搭乘政策春風,優刻得也不例外。

    東西兩大樞紐,優刻得分別自建上海青浦云計算中心和內蒙古烏蘭察布云計算中心。去年,內蒙古烏蘭察布云計算中心一期正式投產商用,機柜數量約2400個,設計功率4.4-8.8kW,二期項目正在建設中。

    對優刻得來說,自建數據中心是個必然選擇。

    公司發展的早期,主要采用IDC機房全租賃模式,業務做大后,機柜租賃需求增多,開拓的延時敏感度高的業務也越來越多。同時,巨頭強化云生態戰略,聚攏更大的生態圈,也讓云廠商的單兵作戰,面臨更大的壓力。

    這是個重資產的活兒。

    招股書顯示,內蒙古烏蘭察布市集寧區優刻得數據中心項目(一期和二期)合計投資金額 14.94億元。前兩年的建設期,平均年虧600萬-700萬元,第三年至第七年進行建設和投產運營,收入才開始逐年增加,其中第三年預虧2000萬-3000萬元,之后才能實現盈利。

    給新項目花錢、控制虧損,以及加速擴張爭取份額,優刻得需要在這三者之間,找到微妙的平衡。

    一個跡象是,犧牲利潤換規模的策略,有了調整。

    有關2022年經營計劃的表述,“提升利潤水平”,取代了此前的“擴大業務規?!?。

    公司在一季報中表示,將控制低毛利業務規模,優化成本,提升運營效率。

    優刻得聯合創始人兼COO華琨,2021年接受采訪時表示,最近一兩年,優刻得要做的是大規模投入,“我們處在一個高速增長的市場,說白了就是要去爭奪、獲取更多的用戶。這種時候,如果不去投入,對公司長遠發展是不利的?!?/p>

    今年4月,優刻得發布公告,華琨因個人原因離任。

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高清欧美牲交,麻豆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,日本熟妇XXⅩ浓密黑毛图片
    <listing id="rrtvr"><pre id="rrtvr"><big id="rrtvr"></big></pre></listing>

    <pre id="rrtvr"><ruby id="rrtvr"></ruby></pre>

    <track id="rrtvr"></track>

      <p id="rrtvr"><strike id="rrtvr"><b id="rrtvr"></b></strike></p>

      <track id="rrtvr"></track>
      <pre id="rrtvr"><track id="rrtvr"></track></pre>
      <track id="rrtvr"><strike id="rrtvr"><rp id="rrtvr"></rp></strike></track>